Kwong Poon Fu  鄺本夫1908-2006

 

白鶴派始於西藏,南傳粵港。

白鶴派,始自明代西藏阿達陀尊者,因觀猿鶴而得技,是為初祖。後開祖昇隆長老挾此技南來,駐於廣東肇慶鼎湖慶雲寺,開宗立戶,為來粵第一人。後續傳黃林開、朱子堯兩位,再三傳吳肇鍾,於上世紀二十年代南來香江,白鶴派從此在港紮根。

至於鄺本夫,原名本副,台山人,二十年代居於香港,本是英文書院畢業,在中環慎昌洋行工作。十來歲,因友人介紹,開始跟吳肇鍾習武習醫,從此成為一生堅持。

鄺為人寡言忠厚,悟性卻高,不單醫術精湛,武功更是獨到。

白鶴派拳套多,招式狠快,生生不息,變化無窮,需潛心苦練,日無間斷始有成功機會,非一般資質者能。

吳師立意考驗,教他特別嚴格,招式通常只教一次,多不過三,且每次教得特多。

惟鄺本夫天資敏、記性佳,律己嚴,招式記下,就回家思考,思量過後,總能把師傅教的準確演繹,還未到三十歲已盡得先師所傳。

 

親書牒文,立為掌門。

吳肇鍾就曾在《武林雜誌》中,「吳肇鍾與鄺本夫」一文內,對作者念佛山人說:「自己門下弟子雖多,但很少人能夠學得的,鄺本夫卻已學齊,這是難能可貴的……」吳在文中更特意解釋:「所謂四傳,就是由昇隆長老,傳到黃林開師傅,我是第三傳,鄺本夫是第四傳。」

1937年7月24日,吳肇鍾親手寫下牒文,指定鄺本夫繼為掌門,鄺於是正式成為南來白鶴派四傳掌門人。字字確鐅。

自此,吳師逍遙度日,白鶴派一切會務盡交鄺本夫管理,然鄺對接掌門派一事,卻一直低調行事,從不自誇,亦從不提此事,只專心鑽營武功,發揚白鶴精神。

吳肇鍾深慶得人,師徒感情亦日益加深。

 在港立派,桃李滿門。

1961年,鄺本夫辭星教務回港,創立九龍白鶴,教授武術、濟世懸壺。這時香港經濟長足發展,鄺師徒兒日多,以少年中學生為多。名校如喇沙、培正,不少均受業於鄺本夫。他也以嚴謹著名,教武功也教武德,不少本性頑劣者,得以引回正途。而當年之少年人,不少後來負笈海外,也把白鶴功夫傳遍世界,歐美澳紐,俱見蹤跡,這鄺本夫當年未能料者。

1967年,吳肇鍾腦沖血猝逝,一代宗師,來不及留下遺言便撒手人寰,鄺忍着悲痛,沉著幹練,辦理先師後事,心裏也暗暗立誓,要把先師傳下的拳技發揚,壯大白鶴派。

然而,鄺本夫徒兒太多,只能挑選入室嫡傳者,可以繼續進修深奧功夫。愛徒倪沃棠、吳永強、陳玉生、周頌堯等, 就在那時先後確立。

八十年代初,港掀移民潮,鄺師與妻移居加國愛蒙頓,臨行前特意繞道新加坡,在星州徒兒前演繹正宗白鶴拳術,並錄影留存後世。影帶中的鄺師,雖已年過七十,仍步履迅速、雙目精烱,半點不像七旬老人。

 

移居加國,衝出世界。

赴加後的鄺本夫,就像有磁鐵般的吸引力,移居美加的各方弟子,紛紛前來拜見,其後轉居溫哥華,因地理適中,凝聚力更見旺盛。中外徒弟,絡繹往來,有學醫的,有習武的,他總一視同仁,有教無類。有徒孫為外籍警官,槍火無情,職責危險,他就教之埋身博擊時打穴制人功夫。

 鄺師就是潛心愛武,資深愛徒如梁坤、王國賢常來拜訪,鑽研武術,鄺師興之所致,更會霍然躍起示範,電光火石,攻守有度,半點看不出是個年過九旬的老人。

 是的,轉眼,鄺本夫已變成了九秩老叟。但對武術,仍矢志不渝。每天晨興,勤加鍛鍊,亟亟欲求鑽進白鶴武功最深邃之地,同時,也亟亟欲為白鶴將來承傳劃下藍圖。這藍圖,就是放眼海外。

他將先師吳肇鍾給他的四傳牒文,交公證行複製六份,親筆轉頒香港美加愛徒倪沃棠、周頌堯、梁坤、王國賢,澳洲的江靖邦,委內瑞拉的朱孫德六人,叮囑他們要把白鶴武技武德傳承。2006年5月,一切安頓妥當,百年古稀的鄺本夫終於撒手人寰,御鶴西去。然,御鶴仍有鶴,白鶴派,在他的帶領下,早已衝出亞洲,走向世界。

 AnniversaryPoster